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私家笔记薄

具备常识,独立思考

 
 
 

日志

 
 

真实与虚构:《想象中的动物》其人其文  

2008-11-27 00:00:00|  分类: 看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renxiaowen.blogbus.com/logs/31875322.html

凌空出世的《想象中的动物》,让很多人惊叹:原来小说家徐来,就是著名博客“钱烈宪要发言”的主人。

徐来不叫徐来,也不姓钱,我习惯叫他“拇姬”,此二字看着雅,读着俗。徐来是大名,用于正经篇章,拇姬是小名,专攻非严肃文字。本名到底什么呢?很多粉丝好奇。我只能透露一点:徐来的本名颇女性化。一次整理名片,我愣神半天,才想起《东方早报》的“徐女士”是谁。所以,我们还是叫他徐来吧。

作为早在前“钱烈宪时代”认识徐来的旧友,我对他写小说并不惊讶,惊讶的是他仍在写小说。在一个现实犹如超现实的世界,虚构带来的刺激是有限的。“钱烈宪要发言”为我的必读博客。如果你想知道,我们正生活在一个怎样神奇的国度,去读钱烈宪的博客吧。那是我见过的最精彩的长篇连载,荒诞、反讽、充满想象力。有了这样的现实,小说实在可以沦为非必需品了。

博尔赫斯有书名为《想象的动物》,从徐来的风格看,也确向博尔赫斯致敬。同为大师的加西亚·马尔克斯,认为博尔赫斯没能反映拉丁美洲的现实。作为马大师拥趸的我,也觉得这指责冤枉了:文学可以处理现实,也可不处理现实。博尔赫斯的文学,是文本之学、文字之学,是梦境、想象、符号、知识之间的穿梭游戏——尽管这游戏,包含着再造文学形式的严肃野心。

积极介入的马尔克斯,理所当然将“不介入”视为驼鸟姿态。然而,偏激仅仅因为小说家需要明确的风格和立场。客观讲,“不介入”不应成为受指责的理由。更何况,在一个大伙儿都急巴巴地渴望功利性介入,所谓“三农问题小说”、“国企改革小说”、“底层关怀小说”大行其道的恶劣环境里,来一点智性、有趣、以及卡尔维诺所言的轻盈,完全是必要的。

徐来的《想象中的动物》,就是这么一本智性、有趣、轻盈的书。它如此好玩和好读,以至任何赞美之辞,都会相形乏味。所谓“正统文学界”,总对过于好玩好读的东西保持警惕。当年《少年Pi的奇幻漂流》得布克奖,《我的名字叫红》得诺贝尔奖,都有白头发老伯伯提异议。然而,“正统”和白头发老伯伯不重要。摧枯拉朽的力量,往往来自异数。《想象中的动物》,就带着那么一股清新之气,重重砸在一潭死水之中。

徐来不是天外来客,我甚至不认为,博尔赫斯是他最大的渊源。《想象中的动物》,更是一本向传统致敬之书。经历过全盘西化,文化革命,经历过80年代的启蒙与先锋,当代中国文学始终处于影响焦虑之中,传统断层之下,忽左忽右忽前忽后,久久找不定位置。在我的阅读中,冯骥材是当代最原生态的作家——严谨一点,加个“之一”吧——他继承的,是咱们老祖宗的说书和传奇。对于当代中文作家,更多时候是西文为体,中文为用。贵为传统的笔记体小说,恰因与理性化的西式构思逻辑不符,仅仅成为僵死的传统。

05年,莫言写过一篇《贵客及片断》,他声称自己在做倒退的努力,《檀香刑》试图回到小说最初广场说书的状态;《贵客》更是退到笔记体小说。浅尝辄止之后,莫言并未沿着方向退下去。是此路不通,还是此路不广?唯一可知的,在某些情况下,倒退比进步更难。

这是为什么,读到《想象中的动物》时,我感觉惊艳。年轻的神话谶纬爱好者徐来,操持《山海经》的文法,显得如此驾轻就熟。想象力不稀奇,在一个玄幻小说满网络乱飞的时代,能够控制想象力,才是稀奇的。徐来,向我们展现了严谨而有智慧的想象力。


随机文章:

《铁皮鼓》 2007-08-08
《金瓶梅》 2005-04-22
约翰·契弗 2005-01-10

收藏到:Del.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146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