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私家笔记薄

具备常识,独立思考

 
 
 

日志

 
 

关于女性写作,回应周瓒  

2008-08-20 00:00:00|  分类: 讨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renxiaowen.blogbus.com/logs/30415517.html

谢谢周瓒姐的回应。我写博客久了,习惯自说自话。你的回应,帮助我细想一些问题。周瓒姐是诗歌写作者,同时也是女性诗歌研究的专家,而我,仅是一个“女性文学”的制造者。身份的区别,导致考虑问题必然不同。最大的不同,也许在于:作为创作者而非研究者,我可以将某些问题暂时悬置。在我短暂而浅薄的学术女青年生涯中,我迷恋过几乎所有左派理论——唯独女性主义。为什么呢?也许是浮光掠影的了解之后,我有本能的不自在。似乎存在非此既彼的选择:比如女人的形象,该不该有女人味?有女人味,是迎合男性审美;抹杀女人味,又是刻意扭曲。又比如女性思维,是不是等同感性思维?夸大或者掩饰感性思维,似乎都无法正面解答。因此,我产生了浅薄的成见:觉得女性主义,是困于“守旧的男权思想”圈套的笼中之舞。之所以存在圈套,之所以存在“女性主义”而非“男性主义”,存在“女作家”而非“男作家”,或许因为:女性,是这个强权法则的世界中的少数族类和弱势群体,而非想象或期冀中的半壁江山。如果我们有四五个女莫言,在各个年龄梯队都有与男作家数量质量相当的女作家,并且有足够多的、拥有足够话语权的女学者、女评论家——那么,女性写作,还会成为一个让女性写作者苦恼、焦虑、迷茫的问题吗?我写女性,并不为了消除女性遭受的性别成见;就像我写上海,并不为了消除上海人遭受的地域成见。在我的创作观里,“人”,是比“女人”更值得关注的话题。周瓒姐讨厌《她们》的中年猥琐男乐鹏程,作为女人,我也讨厌。可是换一个角度,这个中年猥琐男,其实是“赢家通吃”规则下的失败者和牺牲者。他得不到异性、钱财、社会地位,得不到尊重和爱,只有通过欺占更为弱势者(身价便宜的外来妹小姐),来平衡自己的悲剧性。在此意义上,乐鹏程也是值得同情的。人之为人,究竟遭受多少约束、压抑、规训、惩罚呢?身为女人,只是诸种之一。性别意识必然存在,就像其他如地域、经历、性格,必然在写作中留下烙印。但局限需被打破,成见要被超越。所以,我憎恨男人乐鹏程,但同情作为人的乐鹏程。周瓒姐说,“女作家、女性写作,在男性主导的文学批评机制里,仍然是次等的”。事实如此。“用这种比喻说话的老滑头”,不过是将台面下的放到台面上。更多时候,我们默默忍受这一事实。女性在多数领域取得与男性相同的地位与认可,要比男性付出更多。作为女作家,只有变得更优秀、更强势,才有可能甩脱“女作家”的头衔。 

 


收藏到:Del.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