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私家笔记薄

具备常识,独立思考

 
 
 

日志

 
 

仅有悲伤,是廉价的——写在5.12之后  

2008-06-17 00:00:00|  分类: 乱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renxiaowen.blogbus.com/logs/30415505.html

512日以来,心绪颇为复杂。似乎该写些什么,悼念、哀痛、鼓励……像很多人做的那样。可是,该写什么?写我的悲伤吗?的确,我一遍遍地搜索信息,并且痛哭。然而,这些悲伤,比起真正灾民的悲伤,又算什么!我的悲伤,并没改变我的正常生活,也不会持续到我的一辈子。所谓“感同身受”,身不受,感是不会完全相同的。所以,我慎言我的悲伤,否则,是对受难者情感的亵渎。

说到亵渎情感,我难以忍受某些媒体,把幸存者从废墟下拉到舞台上,一遍遍捅开他们的伤口,让我们观看鲜血和疼痛。是的,非常时期,宣传鼓动未尝不可,但凡事有底线。我在地铁里常见一些妇女,怀抱残疾儿童,将孩子的断肢或者残面,与自己乞讨的手,一起伸到乘客面前。我相信,那不是她们的亲生,因为她们心中无爱,才会如此冷血地展示苦难,以博取金钱。

苦难不需要郎诵、表演、大型歌舞。苦难会展示它自己。我记得911视频,人们从燃烧的高楼飘落,像一粒粒灰尘;还记得印尼海啸照片,乍看仿佛一堆垃圾,细看才发现,是满满一滩尸体,纵横交叠着,一些曾经鲜艳的衣服,缀在肉体和海水的颜色之间。

这些,不仅带给我悲伤,更让我意识到,在生命的脆弱面前,自己仅仅是个幸存者。死,改变着我对生的态度。

每时每分,死亡都在发生。一次医疗事故,一方矿井塌陷,一个下岗工人抱着孩子跳楼。没有一起死亡,会比另一起死亡更无价值,更不值得关注。面对错综冷酷的现实,我可以说,仅有悲伤——这种流行歌曲吟唱最多的感情——是不够,甚至廉价的。因为任何悲伤,包括对死亡的悲伤,都会被时间淡化。也许一年,六个月,甚至关闭新闻图片后的半小时?

愤怒、震撼、沉痛……任何一种,都比悲伤来得真实持久。生命已去,症结仍在,要在被煽动起的悲伤中警醒,抓住问题的根本不放。是的,我多么痛恨“煽动”这词,今天煽动悲伤,明天煽动仇恨。狂热压倒理性,简单压倒复杂,表相压倒本质,一个声音压倒所有声音。这就是煽动。

值得庆幸的是,这次有不少理性声音发出。大地震究竟可不可测,豆腐渣工程怎样才能避免,善款的去向是否确保透明。政府也做出秋后算帐的姿态。我愿不愿相信这是有诚意的,而非仅仅迫于压力做出的一时姿态?或者换问之:我愿不愿相信在体制本身缺乏监督时,民意可以代为监督?我愿不愿相信在一具全面溃烂的病体上,局部涂抹消炎药水,就可以治愈?这问题本身,难免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

在对大局的无力感面前,我想还得问问自己:我能做什么。是的,是“我”,不是“我们”,“他们”,不是王石,也不是范美忠。我曾经喜欢苛刻别人,但我渐渐懂得:盯着别人的恶,不能成就自己的善;相反,看到别人的善,才有可能剔除自己的恶。这个“恶”,指的不是杀人放火,而是私心杂念。自私与渺小,是人这种动物与生俱来的,高尚和伟大,却是后天教化所得。我不止一次地问自己:如果我处于当时情境,会不会跑?答案是不确定。因为我不知道,在天崩地裂的刹那,我身上的高尚与渺小,哪个可以战胜对方。我只能说,因为谭千秋,因为可敬的老师们,因为人类伟大的善的榜样,我要尽可能做一个更善、更好的人。对于很多人,一辈子没什么惊天动地来考验他的善;我们也并非要攒着我们的善,一辈子等待考验的一刻。在历史的瞬间中,做一个伟大的好人是难的;在生活的点滴中,做一个平凡的好人也是难的。所以,对于个人,一次捐款不应成为考验善心的绝对尺度,更不应成为攀比或表演,就像对于各级行政单位,捐款不应成为政绩一样。这是死带给我的,对于生的积极思考。

然而,让我遗憾的,死亡没让所有人真正尊重生命。网上一不称意,动辄“千刀万剐”、“满门抄斩”,很多时候,这些血淋淋的词指向的,仅仅是观念不合者。某些(估且假设不是“多数”)匿名、暴躁、容易被煽动的网民,让我联想一个词:红卫兵。是的,从未改变。课本教育依然是:“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从来都是“阵营思维”,一个人不是同志,就是敌人;从来敌人都不是“人”,而仅仅是“敌”,是鬼子、走狗、牛鬼蛇神、是持异见者、是与主流不符合的人。所以,王石是敌人,范美忠是敌人,莎朗·斯通及其辩护者韩寒是敌人。因为他们是敌人,就可以问候他们家所有女性,诅咒他们家十八代祖宗。如果此时宣布,杀人放火不犯法,那么所有的文攻武斗,会不会重来一遍?

真正尊重生命,是要懂得更广博的爱。我一直印象很深的,是美国校园枪杀案中,为韩国凶手赵承熙所立的第33块纪念石。我没资格质问别人,我只问我自己:如果是我,能否做到?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这样问问自己,那么,某些历史悲剧,大抵能避免重演了。

此时此刻,5.12大地震,有了点“之后”的迹象,媒体版面,逐步让位于欧洲杯和奥运会,网友也渐渐恢复对名人八卦之类的兴趣。作为一个事件,终有过去的一天。然而,它不能仅仅过去,它应该像一根针,扎在我们心里,让我们痛,让我们时时提醒自己,作为人,作为公民,我们该怎么做。

   2008-6-17 

历史上的今天:


随机文章:

写作的问题 2007-02-03
摘抄 2006-08-08
小X语录 2006-08-06
端着 2006-07-03

收藏到:Del.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