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私家笔记薄

具备常识,独立思考

 
 
 

日志

 
 

《双城记》  

2006-10-18 00:00:00|  分类: 看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renxiaowen.blogbus.com/logs/30415487.html

《双城记》里没有宗教,人性善就是它的信仰。我不喜欢狄更斯对于善和美和表述方式,它太过浪漫主义了,然而我却不能否认,其间有一种单纯的美,一种动人的力量。《双》里的人物性格都处理得较为简单,尤其是作为主角的查尔斯和露西,他们简直尽善尽美,没有性格。其他人物则多在善/恶的基础上,给予稍许的性格点缀,比如洛瑞的谨小慎微,卡顿的不羁落迫,等等。我觉得这个小说里,塑造得最有意思的人物是给台尔森银行跑腿兼夜间盗墓的杰里,他身上有善,也有恶。在小说最后,杰里突然坚定地表现了他的忠诚,让我感觉非常意外:如果作者最后让他出卖了洛瑞和马奈特一家,我也不会吃惊的。当然,再想一想就觉得情有可原:《双城记》是一部善战胜了恶的小说,在这唯一善恶并存的人物身上,当然也该是恶小善大的。《双城记》在处理个人时,远比处理时代精彩,后者过于夸张、粗糙,明显有一种“隔”的感觉,可以看出调用二手资料的痕迹。这种“隔”的感觉,在阅读余华的作品时也非常强烈。当然,在以历史为题材时,这多少不可避免,但在以当代为背景时,就不可原谅了。《双城记》中的故事中有一点,我无论如何想不通:那个万恶不赦、铁石心肠的候爵,怎么可能让马奈特医生去治疗刺杀自己的农家少年?他更可能做的事情,是就地再捅那少年几剑。但不让马奈特医生治疗,农家少年就没机会说出自己的冤仇,马奈特医生就不会作为知情者而被陷害,整个《双城记》的故事也就没有了。所以我认为,这是个硬要推进故事而产生的漏洞。还有不少情节上,我觉得可以安排得更好——或至少交代得更好。比如:强壮的卡顿要去替代被关在牢中两年多的达内,后者在非人的地方被折磨了那么久,必定瘦骨嶙峋。要知道,人和人的相似,肯定先是身坯上的相似,其次再是五官。因此这种替代要不被人发现,可操作性其实是比较差的。当然,对于一部浪漫的小说,这种过于现实的细节可以忽略不计。还搞不懂的一点:在马奈特一家逃亡时,为什么第三人称叙述突然变成了第一人称叙述,“他们”换作“我们”。如果勉强说这是比较现代的写作方法,也可以。但我认为毫无必要,而且突兀。
另外,狄更斯的语言很美,只不过里面所有没有接受过教育的下等人,说话都是文绉绉的书面语,通篇没有一字脏话,也没有指出一处语法错误(法文的时态啊人称变位啊是很复杂的,很容易出错,有些作家会让他小说里文化层次较低的人,故意犯一些语法错误。狄更斯是英国作家,但写的是法国)就有点让人受不了。比如那个垂死的农家娃,居然说出:“对于她们的贞操,他们享有无耻的权利”这种话,都奄奄一息了,哪有脑力组织精妙的句子啊,他更有可能说的是:“他们糟蹋姑娘,他们这群王八蛋!”脏话和其他丑陋的东西一样,是在这个世界上客观存在的事实,如果一个作家对这个都选择盲视,我就认为他优雅得有点点虚伪了。
    从小说发展的一百年间,小说家作为一个总体,对于小说技巧的掌握,是进步得非常快的。就目前全世界来看,技术全面且趋于完美的作家,多到很难计数。而回望19世纪,一些大师比如狄更斯、斯汤达、巴尔扎克,他们在写作技术上的缺陷还是很明显的,阅读他们的作品,要抓住重点,忽略瑕疵。所以,这更加深了我对福楼拜的崇敬:早在一百年前,他已经写出了完美的小说!《包法利夫人》的面世,比《双城记》早2年,比《红与黑》晚20年。它,还有《一颗单纯的心》,都是在阅读时,可以忽略写作年代的作品。这让我联想到张爱玲:以前读张爱玲,虽然会小小地惊艳一下,但觉得不过如此。后来了解了中国现代文学史,知道张爱玲同时代的作家们,都在写怎样幼稚不忍卒读半文不白令人恐怖的东西,这才发现:张爱玲是多么伟大。在我看来,一个群星璀灿的年代产生的大师,其伟大程度不及一个在文学荒漠孤军深入的大师。
再回到福楼拜。博尔赫斯被称作“作家中的作家”。我看福楼拜才更应得这个称号。博尔赫斯的东西,无非是作家看得懂,普通读者看不懂,所以叫“作家中的作家”。他发明了一些写作模式,可以让别的作家拼装组合,但是我认为,对于一个整天待在图书馆里,除了阅读和玄想没别的事可干的人来说,这并非困难到不可想象。而福楼拜——是不可想象的。比大师更大师的,那就近乎神了。SORRY,我就这德性,捧人捧杀,贬人贬杀。喜欢博尔赫斯的别来争论了,如我挂在博客上方的所言,我是“无责任点评”。拒绝讨论,谢谢。 另外,最近读的一些书,都是中学里读过的。重读之后更加确证:小说是一门成年人的艺术,不谙世事的时候,还是读读唐诗宋词,或者描写风景美的散文比较好。等到我们经历了朋友的背叛,爱情的挫折,并且为了利益做过不该做的事情,这时候,我们可以读小说了。因为只有经历了恶与丑,才能真正懂得善与美。 《双城记》让我对法国大革命感兴趣,手头正有一本阿克顿的《法国大革命讲稿》,这是早该读的书,不知不觉就拖下了。翻翻去。

晕,为什么最后一段文字,字体那么大,改来改去改不小。


随机文章:

《红与黑》 2006-08-13
《金瓶梅》 2005-04-22

收藏到:Del.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