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私家笔记薄

具备常识,独立思考

 
 
 

日志

 
 

胡说八道一下  

2006-05-11 00:00:00|  分类: 看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renxiaowen.blogbus.com/logs/30415449.html

《金瓶梅》
终于读完了。先前读了一阵,到西门庆招齐五个老婆就断了,最近陆续接上。叙述节奏一慢,粗糙的缺点就显出来。每日只说几个门客如何来玩,如何招了婊子唱曲调情,晚上又归宿哪一房,周而复始,搞得我阅读疲劳。直到西门庆死了,节奏才又快起来,人物声色毕显,小说重新有意思起来。
《金瓶梅》的结局和《红楼梦》一样,万种繁华归入一个“空”字。《金》的“空”比《红》写得好(不知曹雪芹本人会写成怎样),繁华却不及《红》。曹雪芹对繁华的描绘不厌其烦,虽有显摆的嫌疑,但如果不急着赶路,琳琅满目的倒颇有可看。而《金瓶梅》呢,明显对细节不上心,比如它对西门庆日复一日居家生活的叙述,又比如它最最出名的性描写,除了一两处出彩并被后来《感官王国》之类的借鉴,其他大多描述雷同,用词重复。
我最痛恨的就是这种雷同和重复,三级片缺乏变化都会让看客没兴致,更别说文学作品了。一次朋友和我争金庸的文学性。我说:金庸有什么文学性,女主角永远是“嘤咛一声”钻入男主角的怀中。难道她就不能多一点变化,下次“恩呀一声”,再下次“哎吆一声”?什么是文学性?文学性就是用十八种不同方式写少女的羞涩之态。不管学问家如何从思想、哲学之类的角度来比较《金》《红》高下,从文学的角度,《红楼梦》是远远胜出的。不管金庸怎么出钱请文学史家开研讨会,还是通俗文学。通俗文学和纯文学的区别,就是外贸小店的花衣裳与高档名牌服装的区别,前者款式惹眼但做工疏漏挂满线脚,后者款式可平淡可妖娆但细节一定是挺刮精彩的。没有抑此扬彼的意思,两者都能满足不同需求。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在一个大佬的博客上看到推荐,他的品味多数时候值得信赖。于是去看了。
作者扬·马特尔,获布克奖之前默默无闻,被大出版社退了5次稿,做过植树工、洗碗工和保安。杨得奖后,企鹅和Chatto&Windus跳出来忏悔——为了他们的有眼无珠。这好象和阿来差不多,《尘埃落定》的退稿次数,是5×N次。看来有指望伯乐的时间,还不如去买彩票呢,中外皆然。
《PI》的得奖非常偶然,小出版社出身让它有机会获得提名,而评奖时,一则它是所有评委的第二选择,二则那年的评委们头脑发热,试图创造布克奖的新形象。所以……它中彩票了!
有对《PI》的表扬以这句话开场:“虽然这不是一本伟大的书,但是……”这显然是把它和《白鲸》、《罪与罚》之类“伟大的”书放在一个起跑线上。是的,它太好玩了,以至于不够“伟大”。不过,马拉松和五十米跨栏,能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吗?
《PI》的广告语说:“这是一个能让你产生信仰的故事。”这句话容易让人误会,以为会遭遇另一本《复活》。但看没几页,就知上当,这本书无关信仰,而是关于世俗。《PI》充满了世俗的色香味,连它的宗教都活色生香。比如“我成了一个印度教徒,是因为那装在一个个有雕刻装饰的圆椎形卷筒里的红色郁金粉和一篮篮黄色姜黄块,因为一只只花环和一块块碎椰子,因为宣布某人来到神的面前的丁丁当当的钟声,因为……”同时成为印度教徒、基督教徒和伊斯兰教徒的小男孩,仅仅受了这些诱惑:香烟的某种气味、长着小翅膀的胖乎乎的飞来飞去的婴儿(小天使)、以及伊斯兰硬饼和漂亮的祷告毯。PI的宗教信仰是混乱的,却又有条不紊地统一在轻盈美妙的感官世界里。在他垂死时,也不是祈祷上帝,而是回忆诸种美食:“……我要吃一顿丰盛的自助餐。先吃米饭和浓味小扁豆肉汤。还要有黑绿豆和木豆饭和酥酪饭和……和米饭一起吃的,我要加香料的罗望子浓味肉汤和小洋葱浓味肉汤和……我还要西谷米蔬菜和奶油咖哩蔬菜和土豆玛沙拉和卷心菜豆粉油圈和马沙拉米粉烙饼和辛辣的香料汤和……”以至读完后,我的脑子里塞满了印度食物(啊,印度飞饼不是全部!)、动物学知识、各式各样的颜色和气味。此前,给过我如此丰富感受的,还有一本《香水》。作为寓言作品,《香水》关于爱与恨的寓意简单得甚至有点幼稚,然而它仍是一本好作品,它用文字筑造起一个气味的王国,我觉得相当了不起。在塞给我们无穷郁闷的文学海洋里,能看到几朵令人愉悦的小浪花,真是难得的事情。

《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此类书,我只有学习的份,没有置喙的份。中心思想就是:中国曾经政治开明过。

《追忆》
一本优雅的书。因为看的时间太远了,具体的表扬语想不起来。看来读书心得还得趁热总结。

《异端的权利》
随便翻翻。这种书好象应该早十年看。

《北方,南方》
可不可以从伦理立场评判一个诗人呢?从这个立场,我不喜欢毕晓普。

《血战到底》
年轻导演里难得看到的电影,比《寻枪》牛多了。有盖·瑞奇之风——多头叙述,环形结构,黑色幽默。不过比起《两杆大烟枪》,还是差得不少。好在这份才气,已抵得上十个《无极》。
发现梁静挺有味道,吴镇宇非疯即傻,总有种脏兮兮的感觉,其实这小子五官还是不错的,就是不性感。

《洪堡的礼物》
正在看。是不是因为对《赫佐格》的作者期待太高了呀?很明显的失落感。也或许因为《赫佐格》里只有一个知识分子,而《洪堡的礼物》里有两个,所以所以……感觉十个伍迪·艾伦在耳边饶舌啊。小智慧太多,小幽默太多,可惜太多太散,让人麻木。直到追帐的无赖坎特拜尔出现,才让我重新看到写《赫佐格》的贝娄。哈哈,逼着西特林在不同人群前一遍遍表演还钱的坎特拜尔,是典型的贝娄式人物。

随机文章:

冯骥才 2007-08-28
《铁皮鼓》 2007-08-08
《浮士德》 2006-10-26
莎士比亚 2006-09-06

收藏到:Del.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