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私家笔记薄

具备常识,独立思考

 
 
 

日志

 
 

为朱头而作  

2005-07-24 00:00:00|  分类: 观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renxiaowen.blogbus.com/logs/30415560.html

一次失败的撑竿跳
——我看《向日葵》
□任晓雯

以《向日葵》为名,需要担风险。有个叫梵高的疯子太出名了,他把这种无甚个性的植物硬生生变得灼热、激烈、剑拨弩张。温情脉脉的中国新生代导演张扬,显然没有和绘画天才叫板的意思。你过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向日葵》一上来,就是大片色彩温和的向日葵,在更加温和的阳光和清风里滋润润地闪烁、摇曳。同样以《向日葵》命名的,还有中国作家西飏的长篇和苏童的短篇。诗歌中有“强力诗人霸占词语”的说法,好在梵高不使用词语,中国的艺术家们才有胆量纷纷从这个意象上裁剪边角料。
虽然名为《向日葵》,这个意象是与主要情节线索游离的。影片讲述一个从文革中幸存的父亲,与他儿子之间的故事。父亲不断替儿子设定人生轨迹,儿子不断反抗。最终儿子成为画家,完成了父亲的未竟梦想。
在最近的中国电影中,亲情与怀旧成为两大受关注主题。在差不多同时面向观众的影片《孔雀》和《青红》中,都藏着一个对于父辈的遥远记忆。在那记忆里,父亲的形象站到了前台(而依据悠久的文艺传统,他们往往被受苦受难的慈母光辉所压倒)。《孔雀》里的父亲,因为大幅度剪辑而变得个性单薄;《青红》和《向日葵》中的父亲,却有惊人的可比之处,那就是:他们同样固执——对于自己的梦想,也对于子女的教育。
在某种程度上,这两者是一致的。经历了文革的父辈,儿女是梦想的延续,甚至是他们生存下去的唯一理由。这些小人物的青春,为一场浩浩荡荡的政治运动所毁,他们的命运先天具备了悲情意味。而在八九十年代突如其来的社会重组中,所剩无几的余生又被继续摧残和剥夺。在此意义上,书写父亲更具催泪作用——他们是男人,当男人的理想破灭,一生只能被视为巨大的失败。相比于此,母亲更为被动,她们仅仅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最多在命运不济时抱怨“跟了你算倒八辈子霉”。《青红》中父亲的梦想是回上海,《向日葵》的父亲,则毕生梦想着重拾画笔。
《向日葵》尽尾声处,有一小段群生相,公园里的老头们,打拳下棋写字,他们都是父亲,都是经历了那个年代的父亲。我认为这是《向日葵》最出彩的片断之一,使得影片从它众多准确得近乎平庸的细节里倏然提升,使得观众不再仅仅是认同,更多出了一份思考回味的空间。
当然,若非矫情不可信的结尾,《向日葵》会是一部中国当代范围内的好片子。这种感觉,有点像观看撑竿跳高比赛,助跑、起跳、半空腾挪,每个步骤都很漂亮,但在即将成功的瞬间,横竿落地。这不仅仅是运气问题。为什么张杨要让父亲莫名其妙出走?在我看来,是导演把观众的感情煽起来后,忽然感到不知所措。而那背后的最终原因在于,他只是描述者,而非思想者。


写于2005-7-24

收藏到:Del.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